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本土】身在南方的你,心里念着北方家乡的雪

来源:www.focussofa.com 点击:1334

我也喜欢在雪地上玩我的脚。有时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消灭各种各样的图案,有时我只是为了听怕痒的雪的声音而践踏。有时我踩在冰上的雪上,因为雪是未知的,可能会有溢出物、裂缝、冰袋偷偷凸出,或者小石头的尖端。这样,踩在冰上会给我更多冒险的乐趣。

在去学校的路上有一个阴凉的陡坡。在工作日,人们跑下山坡,甚至站不起来。下雪天,斜坡更令人兴奋。不经意间,他溜出了一个屁墩,屁股上沾了大量的雪和泥。有时松软的雪会利用这个机会钻进他的袖口。在裤腿上,他让人们笑得又冷又酸,心慌,这不可避免地让他的同伴笑了。没过多久,同伴也倒下了,又是一阵笑声。

上学,成为无法无天的天堂。打雪仗仍然是最基本的游戏,只需要保护你的眼睛,快速躲闪,等待攻击的机会。最难忘的玩耍方式是把雪压成一个海红水果大小的硬球,塞到他的衣领里,这时他的同学们还没有准备好看他像被烫伤一样突然缩脖子,拉开裙子,扭动身体,跳起来,他的表情复杂而有趣。还有一些调皮的学生在下课后悄悄地把小雪球藏在袖子里。只有当铃声响起,老师走上讲台,转身写黑板时,恶作剧的雪球才悄悄地溜进前排学生的后脖子里。这个不幸的学生只能伸长脖子,挺直背,轻轻摇晃肩膀,直到淘气的雪球滚到地上。受害者从来不敢当场攻击,他最多只能回头看看老师没有注意的摊位,严厉地盯着肇事者。发现它的学生也必须闭着嘴微笑。这种被压抑的快乐总是吸引淘气的学生,而且不会停止。

仍然有一些与雪有关的小事情或场景令人难忘。

那时没有像样的路。我父亲买的碳只能在我家门前的河边陡坡脚下卸下来,然后我母亲会追上驴,一点一点地背回来。有时下雪时,陡坡上的小路会被积雪覆盖,积雪又阴又难融化,最终形成一层又滑又硬的冰。人和驴在上面行走时需要非常小心。有时候,当驴子的蹄子滑下时,妈妈会用力抓住笼子里的东西。这很危险。

一个寒假,我从东胜开车回家,走了一条非常轻松的土路。当时,我没有注意超载。公共汽车上挤满了人。我几乎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我一路在山上和山下向左和向右拐。我头晕目眩,正要吐出来。突然,移动的汽车似乎向后滑动,汽车尖叫起来。很快,拥挤的人群像波浪一样起伏,汽车停了下来。司机打开车门,用颤抖的声音把每个人都叫了出来。冷风吹进鼻子,感觉舒服多了。结果,汽车在上坡上打滑,司机急中生智,走到汽车后部,来到路右边的土山,这使他免于掉进几米外的红河。空乘人员拿出几把铲子和扫帚来动员每个人帮助清除路上的积雪。那天特别冷,高原上的风刺骨而寒冷,让人哭泣。然而,没有乘客抱怨,每个人都一起清理道路,调整汽车,然后再次出发。

一年的第一个月,天气极其寒冷,雪变成了冰,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融化了。我的同学们从很远的地方来见我,说几句话。那时,我不知道这段友谊有多深。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学会了换位思考。然后我突然意识到接受和失败可能是两者之间的事。

毕业后,我在东胜工作了两年,尤其是在东胜的冬天。天气一般不冷,街上的雪经常需要盐来融化。那时,同事们更经常骑摩托车,下雪时,他们不得不把脚放在地上,在上下班的路上拖着辅助刹车

几年前,我妈妈掉进了雪里,伤了她的腰椎。直到我暑假回来,全家人都瞒着我。他们直到在聊天时失言才知道。我是一个无用的忘恩负义的人。我的父母在我的家乡抚养我。我回到他们身边的只是无尽的关怀和长期的思念。

我听说我的家乡在下雪,而且雨还下得很大。当我看到久违的雪景,重温那些醇香的雪日,我的心情不自禁地挂了起来。我在此写信提醒我的父母和我家乡的亲戚,下雪天路面很滑,走路要小心谨慎。

照片来源:刘浩

作者简介

郭文莲,女,准格尔旗人,高级计算机工程师,海南作家协会会员。业余爱好者喜欢文学创作,许多散文和小说已经在报纸和杂志上发表,如《海南日报》和《椰城》。个人散文集《律动的生命》的作者。

我家乡的雪真美!回到搜狐看更多

http://ios.hcguv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