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李开学猝死,一个苍凉手势的意味

来源:www.focussofa.com 点击:1749

据媒体报道,44岁的复旦大学博士生李薛凯在新学期开始后不久就死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这位已经学习了五年并两次延长了毕业时间的医生,在他梦想的黎明到来时陷入了他周围的黑暗之中。

鲁迅说所谓的悲剧就是把好东西撕成碎片让人们看到。李薛凯博士的猝死再次成为这句话最悲伤的注脚。经过曲折,幸福的梦想几乎触手可及,但不经意间,他永远地堕落了,留下了以泪洗面的妻子、高中生、老人和贫困的父母,以及永远不会消逝的医生的辩护。想想看,李博士应该是“咽了气而死”。

陶东风教授在致悼词《再悼余虹》时称于洪为唯美主义者和完美主义者,因为他是在中国人民大学一名博士生导师跳楼自杀的。我不知道因博士论文而两次延长毕业时间的李薛凯博士是否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毫无疑问,他绝对是一个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式人物。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必须用全身心去赢得光明的未来。它承载着一个贫困家庭的所有希望。

希望是座山。李薛凯必须为博士学位奋斗到底。他的信念如此坚定,但却如此无助。生活是残酷的。除了论文的压力之外,导师的话题、对就业的关心、家庭的负担和经济上的尴尬使这个人的神经紧张到了极点。从长远来看,最终导致这位44岁的医生的活力枯竭,一夜之间,每晚蜡烛都会将灯芯抽干。与其说他死于巨大的压力,不如说是死于遥不可及的希望和幸福。

我不想说,医生制度对此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更不用说,是李薛凯导师的项目让他不知所措。没有这些能避免悲剧吗?关键不在这里,但李薛凯人无法逃脱时代背景赋予他们的个贫困家庭的命运,让他们难以呼吸和看清。

许多这样的例子:2006年5月16日,一名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的女博士生从宿舍跳楼身亡。2006年10月26日,复旦大学的一名女医生跳楼身亡.如果你愿意,这个死亡名单可能够长了。为什么他们的生命如此脆弱,而他们却是这些年来唯一遭受痛苦的人?我们总是说死者的心理抵抗力不够强,但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把我们的眼光放在大时代,照顾他们的死亡呢?这是一个压力无处不在的时代。当希望和绝望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时,慷慨地死去可能是一种解脱。

自杀或猝死只是不同抵抗方式的结果,但本质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时代阴影下的几个悲伤的波浪。李薛凯博士的“反常”死亡是他自己的悲剧,也是像他这样的人的悲剧。

希望有时是毒药,致命的东西。我固执地认为,如果李薛凯有一个稳固而和平的家庭;如果博士学位不能决定一个人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李薛凯还会活得这么残忍吗?所以,李薛凯的突然死亡是一种凄凉的姿态。这是什么意思?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