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老了也要发光发热!重庆64岁退休老刑警去云南支教

来源:www.focussofa.com 点击:1620

  重庆晚报2019.9.16我要分享

  上周二,9月10日,教师节。如果不是“朋友圈”里铺天盖地对教师的祝福问候,如果不是昔日学生绵延不绝的问候祝福,老李还以为自己年迈糊涂,看错了日历,记错了日子。“教师生涯,过的上一个教师节还是25年前。”老李感叹。

  

  ▲老李生活照

  带外孙女3年

  终于圆了支教梦

  老李原名李江渝,今年64岁,重庆人。2015年6月,他从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退休。今年9月,他如愿来到云南省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酒井乡勐根村的“勐根小学”支教一年,当语文老师。从警察到支教语文老师,这个跨度有点大。

  “作出这个决定,大约是在三年多前,2015年退休后不到一年,与当年支边的伙伴一起回到当年的农场,就生起了这个念头。”老李告诉记者,1977年,那时他22岁,当了这所学校的校长,1979年回到家乡重庆。萌生这个想法已久,2016年外孙女出生,他配合妻子带孙子。今年9月,外孙女3岁,进了幼儿园,老李的支教梦提上日程。为何会有支教想法?老李笑说,这叫“回望青春”。

  

  ▲42年前曾经教过的学生,再次相聚。

  1971年,老李16岁,那年他从重庆赴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独立二营(后改制为云南省农垦总局思茅分局国营澜沧茶场,即现在的勐根茶场)支边。在勐根茶场,一呆就是8年,1979年,他回到家乡重庆,当年考入重庆第一师范学校高师中文班。毕业后分配到中国核工业总公司国营816厂职工子弟中学任高中语文教师。

  投笔从戎当刑警

  经历了许多大案要案

  1987,老李获得国家中学一级教师资格证书,从教高中语文近10年,直至1992年初调入共青团重庆市委机关报《希望导报》(后改名《重庆青年报》)任副总编辑。

  “拿久了笔,就想拿枪试试,逐梦而已,这一试就是21年,直到退休。”1994年8月,老李调入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先后任总队办公室秘书、副科长、副主任、主任。2009年后,他调任重庆市公安局铝城分局任副局长(主持工作)。2012年调任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调研员,直至2015年退休。在从警21年中,由于在刑侦总队这个岗位,老李经历了许多大案要案。

  

  ▲从警生涯

  “他做警察的时候,一年四季没有假期。有时候出去办案一呆就是半年。”妻子王晓渝很支持丈夫工作,2002年,她还获评首届十佳警嫂。丈夫工作忙,她丝毫没有抱怨。“那时我就告诉他,家里有我,安心地工作。虽然很忙,但他还是很顾家,很有家庭责任感。”王晓渝回忆,有段时间,父母生病住院,即便下班很晚,但老李都要去医院看看再回家。2015年退休后,老李有了时间,自那时起,他开始弥补对家庭的“亏欠”,带着妻子走云南、杭州、广东、深圳、上海等地旅行。“支教是他的心愿,我一如既往地支持他。要不因为外孙女上学需要人照顾,我会跟着他一起去云南,照顾他的生活。”

  

  ▲暑假,妻子和外孙女陪着老李到学校报到。

  对汉语兴趣浓厚

  备课,时刻准备着

  “明天,我就要脱下警服。一个甲子的岁月,风一般逝去,退休的命令正在路上,像一缕必然降临的晨曦,一定会伴随明天的太阳升起……”2015年,退休前夕,老李用心谱写豪迈诗篇《明天,我就要脱下警服》感动了无数人。自学习中文以来,老李就对汉语、汉字有了浓厚的兴趣。他说,几十年来,无论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在业余时间,他都保持着这个爱好,持之以恒。数十年间,在国内报刊杂志发表学术论文、散文、杂文、诗歌、随笔等20余万字。

  

  ▲2015年退休前夕,60岁的老李创作诗作《明天,我就要脱下警服》。

  自从萌生支教的想法后,这三年,老李时刻准备着。“这三年,我一直利用业余时间备课。从汉字的‘六书’说造字法开始,主要以常用汉字为研究对象,从形、音、义三个角度入手。”老李希望以最深的研究,来进行最浅的讲授。

  “他做任何事情都很认真投入。这几年一直在备课。想的是总有一天他会去支教,不是今年就是明年,要么就是后年。”妻子王晓渝说,老李原本想着陪她一起把外孙女带大点了再去支教,在她的建议鼓励下,今年3月就给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教育局写了支教申请。没想到很快就得到了回复。支教一年,不需要任何报酬,生活自理。

  说文解字

  让学生打好汉字基础

  “在勐根茶场期间,1975年到1977年,组织安排我赴思茅地区师范学校(现普洱学院)学习中文两年。1977年至1979年,我受命任农场子弟学校(现酒井乡勐根完小)校长,并兼初中语文教师。”老李如今支教所在的勐根小学,只有209名学生,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一个年级一个班,他教二年级语文,班里一共35个学生。

  

  ▲可爱的学生们

  老李计划,在这里支教的一年时间里,在不打乱学校正常教学秩序的前提下,充分利用下午放学后或学生晚自习时间,从造字法的角度,教习学生学习理解汉字,为学习汉语言打下良好的国学基础。

  

  ▲备课,密密麻麻的记录。

  “从《说文解字》的540个偏旁入手,将汉字的象形、指事、会意、形声等造字方法讲透。”老李说,当形象的“象形”、较抽象的“指事”字均无法适应现实生活需要时,古人又造出了“会意”字,在“象形”“指事”“会意”三种造字方法都显得黔驴技穷之后,聪明的古人又发明了似乎万能的“形声”造字法,即以形旁和声旁两个部分组成一个新的汉字,“形旁”表意、“声旁”表声。从此,汉字发展进入了一个无所不能的新纪元。他介绍,在接下来的教学中,他从识字角度出发,不仅教会学生什么字该怎么念、怎么写,还要教会学生为什么会这么念、这么写。

  

  ▲说文解字

  “让学生不仅知其然,而且还要知其所以然。”老李相信,打好汉字基础,对廓清当前被网络文化搞得混乱不堪的汉字运用,具有积极意义。

  老李说,支教结束,他会保持联系,继续为推广普及汉语汉字而努力。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周小平 文 受访者供图

  收藏举报投诉

  上周二,9月10日,教师节。如果不是“朋友圈”里铺天盖地对教师的祝福问候,如果不是昔日学生绵延不绝的问候祝福,老李还以为自己年迈糊涂,看错了日历,记错了日子。“教师生涯,过的上一个教师节还是25年前。”老李感叹。

  

  ▲老李生活照

  带外孙女3年

  终于圆了支教梦

  老李原名李江渝,今年64岁,重庆人。2015年6月,他从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退休。今年9月,他如愿来到云南省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酒井乡勐根村的“勐根小学”支教一年,当语文老师。从警察到支教语文老师,这个跨度有点大。

  “作出这个决定,大约是在三年多前,2015年退休后不到一年,与当年支边的伙伴一起回到当年的农场,就生起了这个念头。”老李告诉记者,1977年,那时他22岁,当了这所学校的校长,1979年回到家乡重庆。萌生这个想法已久,2016年外孙女出生,他配合妻子带孙子。今年9月,外孙女3岁,进了幼儿园,老李的支教梦提上日程。为何会有支教想法?老李笑说,这叫“回望青春”。

  

  ▲42年前曾经教过的学生,再次相聚。

  1971年,老李16岁,那年他从重庆赴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独立二营(后改制为云南省农垦总局思茅分局国营澜沧茶场,即现在的勐根茶场)支边。在勐根茶场,一呆就是8年,1979年,他回到家乡重庆,当年考入重庆第一师范学校高师中文班。毕业后分配到中国核工业总公司国营816厂职工子弟中学任高中语文教师。

  投笔从戎当刑警

  经历了许多大案要案

  1987,老李获得国家中学一级教师资格证书,从教高中语文近10年,直至1992年初调入共青团重庆市委机关报《希望导报》(后改名《重庆青年报》)任副总编辑。

  “拿久了笔,就想拿枪试试,逐梦而已,这一试就是21年,直到退休。”1994年8月,老李调入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先后任总队办公室秘书、副科长、副主任、主任。2009年后,他调任重庆市公安局铝城分局任副局长(主持工作)。2012年调任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调研员,直至2015年退休。在从警21年中,由于在刑侦总队这个岗位,老李经历了许多大案要案。

  

  ▲从警生涯

  “他做警察的时候,一年四季没有假期。有时候出去办案一呆就是半年。”妻子王晓渝很支持丈夫工作,2002年,她还获评首届十佳警嫂。丈夫工作忙,她丝毫没有抱怨。“那时我就告诉他,家里有我,安心地工作。虽然很忙,但他还是很顾家,很有家庭责任感。”王晓渝回忆,有段时间,父母生病住院,即便下班很晚,但老李都要去医院看看再回家。2015年退休后,老李有了时间,自那时起,他开始弥补对家庭的“亏欠”,带着妻子走云南、杭州、广东、深圳、上海等地旅行。“支教是他的心愿,我一如既往地支持他。要不因为外孙女上学需要人照顾,我会跟着他一起去云南,照顾他的生活。”

  

  ▲暑假,妻子和外孙女陪着老李到学校报到。

  对汉语兴趣浓厚

  备课,时刻准备着

  “明天,我就要脱下警服。一个甲子的岁月,风一般逝去,退休的命令正在路上,像一缕必然降临的晨曦,一定会伴随明天的太阳升起……”2015年,退休前夕,老李用心谱写豪迈诗篇《明天,我就要脱下警服》感动了无数人。自学习中文以来,老李就对汉语、汉字有了浓厚的兴趣。他说,几十年来,无论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在业余时间,他都保持着这个爱好,持之以恒。数十年间,在国内报刊杂志发表学术论文、散文、杂文、诗歌、随笔等20余万字。

  

  ▲2015年退休前夕,60岁的老李创作诗作《明天,我就要脱下警服》。

  自从萌生支教的想法后,这三年,老李时刻准备着。“这三年,我一直利用业余时间备课。从汉字的‘六书’说造字法开始,主要以常用汉字为研究对象,从形、音、义三个角度入手。”老李希望以最深的研究,来进行最浅的讲授。

  “他做任何事情都很认真投入。这几年一直在备课。想的是总有一天他会去支教,不是今年就是明年,要么就是后年。”妻子王晓渝说,老李原本想着陪她一起把外孙女带大点了再去支教,在她的建议鼓励下,今年3月就给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教育局写了支教申请。没想到很快就得到了回复。支教一年,不需要任何报酬,生活自理。

  说文解字

  让学生打好汉字基础

  “在勐根茶场期间,1975年到1977年,组织安排我赴思茅地区师范学校(现普洱学院)学习中文两年。1977年至1979年,我受命任农场子弟学校(现酒井乡勐根完小)校长,并兼初中语文教师。”老李如今支教所在的勐根小学,只有209名学生,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一个年级一个班,他教二年级语文,班里一共35个学生。

  

  ▲可爱的学生们

  老李计划,在这里支教的一年时间里,在不打乱学校正常教学秩序的前提下,充分利用下午放学后或学生晚自习时间,从造字法的角度,教习学生学习理解汉字,为学习汉语言打下良好的国学基础。

  

  ▲备课,密密麻麻的记录。

  “从《说文解字》的540个偏旁入手,将汉字的象形、指事、会意、形声等造字方法讲透。”老李说,当形象的“象形”、较抽象的“指事”字均无法适应现实生活需要时,古人又造出了“会意”字,在“象形”“指事”“会意”三种造字方法都显得黔驴技穷之后,聪明的古人又发明了似乎万能的“形声”造字法,即以形旁和声旁两个部分组成一个新的汉字,“形旁”表意、“声旁”表声。从此,汉字发展进入了一个无所不能的新纪元。他介绍,在接下来的教学中,他从识字角度出发,不仅教会学生什么字该怎么念、怎么写,还要教会学生为什么会这么念、这么写。

  

  ▲说文解字

  “让学生不仅知其然,而且还要知其所以然。”老李相信,打好汉字基础,对廓清当前被网络文化搞得混乱不堪的汉字运用,具有积极意义。

  老李说,支教结束,他会保持联系,继续为推广普及汉语汉字而努力。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周小平 文 受访者供图